西安杨森拒回收问题药 药品不良反应监管缺席

息斯敏事件经报道后引起各界人士对药品不良反应的广泛关注,坊间传出息斯敏已在部分国家被“禁售”;西安杨森方面则称,本月息斯敏修改产品说明书后将在国内统一上市,但公司不打算回收旧产品,也不打算对旧产品进行说明书更换。

西安杨森的强硬表态使“息斯敏事件”再起波澜,业内人士对此做法提出质疑,并对国家药品不良反应应对机制的欠缺表示忧虑,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有关人士3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说明书有大修改的,其产品应回收。”而记者在对该事件作了深入调查后发现,其实很多制药企业在“不良反应”处理上“不作为”;消费者遇到此种情况时更是无所适从。

息斯敏的成分为阿司咪唑。由于该药具有无镇静作用抗过敏特点,不容易引起瞌睡,特别适用于从事驾驶和高空作业工作的人群,不少患者都从药店直接购买使用而不经医生指导用药。尽管息斯敏属于处方药,但十多年来,其已成为许多中国家庭的常备药。

有国内媒体报道,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等国家就已经禁止销售息斯敏。但据本报调查,并未找到国外已经禁售息斯敏的报道。

在被有关媒体用来佐证“禁售”观点的《首都医药》署名文章《警惕药物杀手———息斯敏的不良反应》中,也通篇未见此类表述。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所长陈志强证实,未曾听说“禁售”一事;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杨森”)副总裁沈如林的口径也与Janssen公司保持一致:“当时的停售是商业行为,绝对不是被政府部门勒令停止销售。”西安杨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则向记者建议:“既然有人说美国已经禁止销售息斯敏,那就可以去FDA的网站查询,被禁止销售的药物都会在上面公布。”但记者经过查询,未能发现这一信息。

西安杨森某负责人A女士本月5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迄今确实没有一个国家的FDA发文要求息斯敏退出市场,至于在美国等地销量下降引发退市是否因“当地媒体不良反应报道引起”,这位负责人不肯对记者的提问予以正面回应。

4月2日上午,记者致电国家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处。一位自称姓赵的小姐称“在国内多家媒体报道了息斯敏一事后,局里有关部门这几天一直在开会研究这个问题”。她表示有关人士目前没时间接受记者的采访,只能帮助记者核实“禁售”一事。下午,她明确告诉记者,该局没有收到过国外已经禁售息斯敏的信息。4月5日上午,该局新闻处何处长也向记者证实了赵的说法。

从2003年10月开始,国内多家医院收到了西安杨森公司传来的一份《关于阿司咪唑片拟修改说明书的提示》,其中提到公司正在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修改息斯敏说明书的情况,对于适应症,拟将原“治疗常年性和季节性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慢性荨麻疹和其他过敏性反应的症状及体征”,改为“治疗季节性过敏性鼻炎”;对于用法用量,拟将原“每日最大剂量10毫克”改为“每日1片”(每片3毫克)。

该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5日告诉记者,新版的说明书已于本月正式启用,但公司对原来在国内市面上流通的大量旧版说明书产品不打算回收,也不打算以“告示”的方式告知广大消费者。原因是息斯敏为处方药,国家规定不能在大众媒体针对公众发布广告。

而广州一些医院药房主任和药店资深人士最近数天在接受记者询查时表示,事实上西安杨森几年前就因为不良反应报告将10毫克规格的息斯敏改成了3毫克,10毫克息斯敏退市已有好几年,现在市面上销售的都是3毫克规格的产品,他们纳闷这么多年过去了药监部门都没有对息斯敏“超量服用的危害”予以警告,而要迟至去年10月由西安杨森公司“主动提出”对说明书予以修改,再迟至今年2月13日才予以批复。

一位药品经销商对此表示忧虑,她认为新、旧两种版本的产品同时在市面流通会对消费者的认知产生混淆,而且一旦消费者按旧版说明书服用出了问题,包括产品经营单位和企业在内都难脱干系。

而一位专业人士对药企大鳄西安杨森的做法解读称,西安杨森新、旧版说明书都是由药事专业委员会专家认可、国家药食监局批准的“合法”产品,如果没有有关监管部门的通知要求,企业不回收也不算违法。

这位人士认为:“归根结底,国家对药品不良反应报告应对机制上出现问题,至少在应对时速上过于迟缓。”

沈如林本月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产品使用过程中出现不良反应报告从而要修改说明书是很正常的举措,息斯敏在国内并没有“致死、致畸”等“严重不良反应”报告,企业暂无“回收”所有已上市产品的打算。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局何处长本月接受记者采访时向记者表示,如果厂家只是修改产品的外包装装饰等,一般不会要求回收旧包装产品,但如果是对适应症及用量等作重大修改,则必须要求回收旧包装产品。

广东健民连锁药店市场部部长李洁文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最近有关不良反应的报道对息斯敏的销售产生消极影响,息斯敏在该店的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50%(销量下降部分原因不排除有竞争对手在搞炒作)。有些患者看了新闻报道后,担心“药品不良反应”坚持要药店退货。有的消费者则重新要求购买更老的抗过敏药扑尔敏。

广州某三甲医院一位专家称,他们医院的医生在选择用药时,更愿意使用不良反应报告积累较多的,“相对而言,医生一般不轻易开新上市的药物,因为新药的一些较为罕见的不良反应人们还没有发现,一旦发生不良反应,由于人们对其没有认识,造成诊断和治疗上的困难,可能会酿成严重的后果。”

对于有医生提出的息斯敏“最大的问题是起效慢,容易令患者过量用药”,陈志强表示不敢苟同:“息斯敏的半衰期长,能在人体内起效104个小时,这对肝脏不好的人当然不是好事情,因为药物在不断发挥药性,更容易引起不良反应。而对没有那些禁忌的人群就是好事情,因为药效长,患者就可以逐渐减少服用量和次数,却还能起到同样的治疗效果。”

对此,陈志强认为,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因为引起不良反应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包括个体差异和药物互相作用等,同时还要看药品不良反应的具体比例。

而事实上药品的不良反应已对服用者造成重大影响。世界卫生组织药物不良反应协作中心统计数据显示,全世界因服用息斯敏而导致心源性死亡或猝死的患者已有25例。据广东省药品不良反应中心有关负责人早前向记者透露,目前我国每年有约20万人死于药品不良反应,其中又有40%死于抗生素滥用。

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研究所所长陈志强告诉记者,息斯敏属于抗组胺药,这类药大概分两代,第一代是扑尔敏等,第二代又分新老两种:老一些的就是息斯敏,还有特非那丁;新一代包括西替利嗪、咪唑斯丁等。由于扑尔敏等第一代药可以通过血脑屏障,进入人体神经中枢,就会产生嗜睡、口干等副作用。

“第二代药中老一点的如息斯敏,基本上不通过血脑屏障,比较少见第一代药的那些副作用。但这一类药可以影响心脏的电生理活动,严重时可以引起心律失常。所以对有心肌炎、高血压这样的病人要慎用。”但陈表示,慎用并不意味着不能用,“世界上没有一种药是没有不良反应的。”

据陈介绍,息斯敏在和大环内酯类、四环素类抗生素组合时,更容易引起心律失常现象。而第二代新一点的药,这种现象要少一些。不过陈认为,并不能就此断定新药比旧药好,因为新药用的时间不长,积累的临床报告不多。而息斯敏用了这么多年,积累的不良反应记录自然多了。“换句话说,过个十多年,回过头来看,说不定新药引起的不良反应报告也多起来了。”